幸运武林基本走势图|河南福彩幸运武林
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 >
深閨記事(全二冊)

深閨記事(全二冊)

磨鐵中文網黃金聯賽第一季熱門作品,將宅子里的斗爭擴散到幾座城之間,還摻雜著朝堂上血雨腥風的爭斗。情節一環扣一環,不落俗套。

作者:源水漾 著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出版時間:2015-07-01
開本: 16開
讀者評分:5分2條評論
排名:青春文學銷量榜 36
中 圖 價:¥17.4(3.5折) 定價:¥49.8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買過本商品的人還買了

深閨記事(全二冊) 版權信息

  • ISBN:9787510837241
  • 條形碼:9787510837241 ; 978-7-5108-3724-1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深閨記事(全二冊) 本書特色

★本書將宅子里的斗爭擴散到幾座城之間,還摻雜著朝堂上血雨腥風的爭斗。情節一環扣一環,不落俗套。
★《深閨記事》為磨鐵中文網黃金聯賽**季熱門作品,進入復賽。

深閨記事(全二冊) 內容簡介

《深閨記事》內容簡介:
六歲,她與母親被關在尼姑庵,造就她豁達闊朗的心性。
十二歲,母逝,她重回宅門里。上有綿里藏針的嬸娘,下有張揚跋扈的堂妹。她已深刻明白何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是年議親,一邊是被稱為溫如玉公子的竹馬,名門貴戚,若一朝嫁入,風光無限;另一邊亦是高門大家姜家的承嗣,端方君子,若為他家婦,榮華一生。
青梅竹馬,并無關風月;驚鴻一瞥,卻緣定終生。
他說,我今生只娶你一人, 姜家傳言定在我手中破。
她信,只是就算應了傳言,丈夫不愛,兒女不親又如何?
幸福是自己掌握的。

深閨記事(全二冊) 目錄

引 子 穆氏一怒埋災禍
**回 一入陳府深似海
第二回 祠堂前阿珠正名
第三回 夫人私談議婚事
第四回 你來我往含鋒芒
第五回 論良配姜家內定
第六回 再斬情絲三珠離
第七回 崔家逼婚天注定
第八回 終到掌珠出嫁時
第九回 各懷心思無真假
第十回 掌珠怒顯正室風
第十一回 兩人心悅解心結
第十二回 狠荷娘陷人不義
第十三回 雙喜臨門起紛爭
第十四回 一夜至寶喜臨門
第十五回 再遇阿路相無言
第十六回 京城人多居不易
第十七回 宴會入險難脫身
第十八回 雪化春來萬事興
第十九回 似君心不負相思
展開全部

深閨記事(全二冊) 節選

引子
穆氏一怒埋災禍
熹平二十四年。
陳府,敬正堂。
一位身懷六甲、身材高挑、相貌端莊的婦人坐在主位,眉眼中隱含著高傲,冷笑道:“小叔子果然是長大了,想法也多了。敢給你兄長送小妾,下次是不是打算直接把兒子過繼來啊?”聲音不大,語調也平穩,但是清冷音色中含著怒氣,讓人覺得甚是壓抑。
下面站著的年輕女子抬頭看向婦人,露出一張柔美的臉龐,眼中卻帶著鄙夷,心道:一個生不出兒子的女人也敢坐在那兒張狂。
婦人笑看著年輕女子,眼神冰冷,輕叩茶碗。
年輕女子不甘地低下頭。
婦人這才抿了口茶,只在低頭的一瞬間,露出些許悲傷。她是當朝正三品禮部尚書陳廷和的夫人穆氏,與夫君成親十年,現在才懷**胎。
穆氏斂下心中的苦澀,再次抬起頭來,還是剛才的模樣。
穆氏放下茶碗,才慢慢道:“這事也不怪你,畢竟你也怕你們陳家后繼無人。”語調微微帶著嘲諷,頓了一下,收斂了語氣,才繼續平和地道,“既然懷孕了,那就抬起來吧。”
陳二爺陳廷遠作揖道:“當時不知道嫂子已經有孕,都是小弟的錯,一時鬼迷心竅,給嫂子添麻煩了。”
穆氏笑了一下,道:“小事而已。”
穆氏語畢,陳二爺松了一口氣,剛要說什么就見穆氏嚴厲地盯著他,又忙擺出一副聽訓的恭敬姿態。
穆氏冷哼一聲,站起來,厲聲道:“雖是小事,但亦顯你品性!此事便罷,若再有這等心思不正的事,我就請母親開祠堂!看不打折了你這雙腿!”穆氏在意的不是納妾一事,而是陳二爺意圖謀取陳家一事。
兄長無子,庶弟自然有打算,這次的妾室恐怕就是想讓她一怒之下流了孩子。
陳二爺身子一顫,趕忙跪下道:“嫂子息怒。”
穆氏不理會陳二爺,只看向陳二爺的妻子周氏。
周氏臉色蒼白,手下意識地摸著肚子,看來亦是懷孕了。
穆氏瞇著眼,不必拿孩子來要挾,她就不信周氏這次還能生個兒子。
陳二爺也看向周氏,周氏無奈也跪下,道:“嫂子息怒。”
穆氏深吸一口氣,露出笑意道:“知錯就好,起來吧。此事也怪你兄長把持不住。”
陳二爺不敢起,繼續道:“嫂子千萬別誤會兄長,兄長對嫂子一片癡情,十年未納妾,都怪小弟魯莽。”
穆氏道:“好了,你們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
聽到這話,周氏連忙站起來,又扶著陳二爺起來,兩人又行了回禮,這才離開。
穆氏嘆了一口氣,人心難測,小叔子是夫君的庶弟,比夫君小十二歲。她剛嫁過來時陳廷遠不過九歲,婆婆懶得管他,說是她撫養陳廷遠長大的也不為過。結果,小叔子不過才成親兩年,生了兒子,就開始有自己的謀劃了。
這時,從后面走出一名眉目疏朗、風采高雅的男子,這人正是陳廷和。
陳廷和坐在穆氏一旁,笑道:“夫人還在生氣呢?”
穆氏扭向一旁,道:“妾身怎敢生氣。”
陳廷和握住穆氏的手,道:“你是明白我的,我也沒承想二弟有了這想法。”
穆氏一聽,哭道:“都怪妾身不爭氣……讓你現在還沒有一兒半女,又不許你納妾。”
陳廷和輕聲安慰道:“怎么就哭起來了,現在你肚子里不是已經有了一兒半女嗎?更何況是我自己不愿納妾的。”
陳家是大魏五大世家之首,曾官至宰相,陳廷和這一房更是陳家嫡脈,不怪陳二爺有了不該有的心思,只怪她不能生。
穆氏看著陳廷和,陳廷和目光溫和,笑容暖人。陳廷和是真的不怨她,她已心滿意足,好在肚子里現在有一個,就算是生個女兒,不還有剛剛納進來的妾嗎?
熹平二十五年,六月,穆氏生一女。
七月,陳廷和妾王氏生一女。
十月,陳二爺僅兩歲的兒子夭折。
十一月,陳二爺之妻周氏,生一女。
熹平二十八年,周氏生龍鳳胎。
熹平三十一年,穆氏再孕。


**回
一入陳府深似海


薄情庵,后廂房一處小田地,一個女童正在挖野菜。
女童十一二歲,穿著一件嫩黃色的衣裙,頭上戴著鵝黃色的頭巾,舉手投足間并不讓人覺得野蠻,反倒是很認真的模樣。
這時,拐角處溜進來一個十四歲左右的少年,一身雪白銀絲的儒袍,在陽光下折射出淡淡的光,甚是好看,腰間束一條銀綾長穗絳,上系一塊羊脂白玉,眼眸似潺潺流水,溫潤得如沐春風,嘴角微微勾起,笑道:“阿珠,就知道你在這里。這個給你。”說著遞上一捧粉色的野花,“這是我過來的時候,背著母親采的。”眼中還透著幾分得意。
女童抬起頭,露出一張稚嫩清麗的臉龐,腮邊兩縷發絲隨風輕柔拂面,眼神中帶著幾分恬淡,看見男孩后才多了幾分黠慧,拍拍手,站起來,淺淺一笑,酒窩在臉頰若隱若現,道:“謝謝阿路。”接過野花,嗅了嗅,“難為你這個大家公子親自動手。”
男孩的笑意加深了,似乎能得到這樣的夸獎就已經很好了。
女童奇怪地問道:“你今日怎么來了?今兒個還未到二十呢。”
男孩八歲便開始跟著薄情庵了清師太學習論辯,每月二十過來學習,因此與長住這里的阿珠相識。
男孩道:“母親陪著陳夫人過來上香,我想著上次咱倆論辯還沒個結果,就跟著過來了。”
阿珠秀眉微蹙,有些嚴肅,讓男孩不覺莞爾,阿珠明明才十二歲,卻總是裝成大人的模樣。
阿珠想了一下,問道:“陳夫人?是禮部尚書陳廷和陳家的二夫人吧?”
男孩一怔,笑道:“你是從來不問這些俗事的。”
阿珠狡黠地一笑:“人世間,塵世間,若無俗事,何來俗世?”
男孩無奈地笑道:“牙尖嘴利,不怕找不到婆家。”不知道為什么,男孩倒是覺得阿珠找不到婆家也挺好的。
阿珠看著男孩不說話。
男孩對上阿珠一雙沉靜的眸子,知道阿珠生氣了,忙作揖道:“小生失禮了,不該與阿珠姑娘如此開玩笑。”
阿珠臉上也帶著無奈,道:“俗人便要遵守俗世間的規則,阿路以后萬萬不可這樣對女孩子說話。”
男孩笑道:“是,是,真是比師太還要嘮叨。”頓了一下,道,“確實是你口中的陳家,只是禮部尚書陳廷和已經過世,他的夫人立志守節……”又頓了一下,“你剛才也說,塵世間就要守塵世間的規矩,陳夫人……”男孩在阿珠逼迫的眼神中無奈地改口道,“陳二夫人現在當家,她的夫君是禮部侍郎,深受當今圣上的喜愛……大家稱一聲陳夫人也不為過。”
阿珠笑了一下,然后淡淡道:“當年陳二夫人的夫君陳廷遠年幼,陳大夫人穆氏一過門便教其禮義廉恥,從未因其庶出而怠慢,后來更是為其娶親,如今陳大夫人雖寡居,卻連一個大字都當不起?”語調微微上揚,難掩嘲弄。
男孩說不出話來,很驚訝阿珠會如此反應。
阿珠一字一頓地道:“長幼不分,忘恩負義!”說完拿起籃子道,“我先回去了,下次來咱們再論辯吧。”
男孩看著阿珠離開的身影發愣,沒想到本來愉快的見面被什么大夫人、二夫人給弄成這個樣子。這時,躲在一旁的小廝過來,道:“公子,何苦在這兒和鄉間丫頭玩呢?若是讓老太爺和夫人知道……”
男孩全然沒了剛才的活潑,平靜地看了一眼小廝,那小廝便識趣地不再說話。
阿珠提著籃子匆匆忙忙地回去,這陳二夫人突然來上香,定與母親相關。
她母親就是陳廷和的夫人穆氏。
阿珠快到的時候,見廂房前有幾個奴仆守著,皺了一下眉頭,提著籃子繞去了廂房的后面。
后面是柴房與奴仆所住的房間。
阿珠進了柴房,從一個小角門出去,通過一條奴仆專門走的窄道,就進了廂房。阿珠小心翼翼地進了母親平時練字的房間,近幾年母親生病,一直臥病在床,就不再在這里練字了。
這里與母親的房間不過一塊木板之隔,若有人說話,自是能聽得一清二楚。
阿珠輕手輕腳地走到木板旁,將耳朵貼上去,屏息聽著那邊的動靜。
一個陌生且略帶笑意的聲音道:“嫂嫂在這里修行得可好?都瘦成這副模樣了,真讓人心疼,是不是這里的奴仆沒有好好伺候您?您可一定要告訴弟媳。”
這個應該就是陳二夫人的聲音。
阿珠微微咬牙。
“勞你費心了。”音色清冷,不冷不熱的語調,一聽就知道是在敷衍——這是阿珠的母親穆氏。
“嫂子何苦如此委屈自己?您當初在陳府可是說一不二,今兒個怎么就到了這般田地?啊,弟媳想起來了,六年前您生下來一個……”
話還沒說完就聽穆氏道:“閉嘴!”
阿珠緊緊地攥著拳頭,小心地走到房門處,用手輕輕戳了一下,從門縫處看去。
母親還是躺在床上,雖然臉色灰敗,但是目光微凜,神色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嚴肅與高傲,氣勢便讓旁人無形落了下乘。
旁邊的椅子上坐著一個女人,身著繡著迷離繁花由絲錦制成的暗紅色廣袖長袍,雍容華貴,容色絕麗,不可逼視。這位肯定就是陳二夫人了。
屋內一時安靜,陳二夫人扶了扶發簪,似乎在掩飾剛才被穆氏鎮住的尷尬,笑道:“嫂子還是這么容易就生氣。”
穆氏也平靜下來,恢復到之前的淡然,問道:“你今日來有什么事?”
陳二夫人拍了一下手笑道:“呀,差點兒把*重要的事給忘記了。”見穆氏還是那副冷淡的樣子暗中咬咬牙,繼續道,“弟媳那可憐的小侄女也已經十二歲了……”這句話說完果然見穆氏一副關心的模樣,陳二夫人得意地笑了一下,接著道,“弟媳是想,小侄女總住在這里也不好,總得回家的。”
“回家?”穆氏輕聲問道,給人的感覺是在問自己而不是在問陳二夫人。
陳二夫人道:“正是,小侄女在這尼姑庵里也住了六年了,嫂子總不能讓她當尼姑吧,更何況看嫂子這身子,怕是也沒幾天了。”
穆氏不理會陳二夫人。
偷聽她們說話的阿珠卻氣得要命,不過,她現在*擔心的是母親會把她送走。
陳二夫人繼續勸道:“小侄女一個女孩子家,礙不著弟媳,弟媳可不會干虧心事。再說,有太夫人在,弟媳哪里敢做什么,所以嫂子就放下心吧,小侄女畢竟姓陳,將來早晚要嫁人的。”
穆氏笑了一下,她干的虧心事還少?不過周氏說得對,自己可以一輩子住在這里,阿珠卻不可以。她知道陳二夫人不會動阿珠,太夫人是原因之一,也因為阿珠好歹是陳家的嫡長女,可用來聯姻。
這樣想來,穆氏心中有些悲痛,她捧在手心里的寶貝卻被她們當作籌碼用來聯姻,偏偏她這身子骨又熬不了幾天……
約有一盞茶的工夫,陳二夫人都等得不耐煩了,就聽穆氏道:“什么時候?”
不管陳二夫人是怎么想的,阿珠卻恨恨地跺了一下腳。
陳二夫人與穆氏看了眼房門,只當作沒有聽見動靜。
陳二夫人笑道:“嫂子說什么時候就什么時候,看嫂子的身子了,只是太夫人也想著過年前能見到孫女呢……”這算是間接告訴穆氏的死期呢。
穆氏瞟了一眼陳二夫人,道:“知道了。”
陳二夫人還想說什么,見穆氏冰冷冷地,便嗤了一聲站起來,道:“那就不打擾嫂子了。”這個穆氏還沒有看清,以后她的女兒可在自己手里呢,還如此不知好歹。
待陳二夫人走后,穆氏嘆了一口氣,過了一會兒,才道:“還躲在那里呢?過來,讓娘親看看是不是哭鼻子了?”
這個時候,阿珠才從書房出來,蹭到穆氏身邊,穆氏摟住阿珠,阿珠帶著濃重的鼻音問道:“娘親,阿珠一定要回去嗎?阿珠想和娘親在一起。”
穆氏心軟軟的,阿珠是可以一直住在薄情庵的,薄情庵是歷代皇族女子出家修行的地方,沒有人會打擾她,守著一塊小田地,閑來與了清師太論經,每日過著相同的日子。
只是她明白,一個女子若是沒有嘗試過這人世間的情愛,就算是白走一遭。
而阿珠,是蚌中明珠,早晚會露出光芒,她怎么忍心將阿珠留在這里?
穆氏拍著女兒的后背,輕聲道:“娘親沒幾天日子了……”
阿珠掙扎著離開她的懷抱,道:“娘親不能亂說!”
穆氏握住阿珠的手,看著阿珠,搖搖頭,道:“娘親沒有亂說……乖,阿珠,不要哭,聽娘親說。”穆氏說著抹去阿珠的淚珠,接著道,“是娘親傳消息讓陳家人來的……”只是沒想到來的是她的冤家周氏,她不得不做出一副不愿意的架勢,不然,周氏說不得就順勢讓阿珠留下來了。
“娘親……”阿珠忍著眼淚,她知道,娘親這次說的是真的。
穆氏道:“阿珠乖,娘親沒幾天了,這幾天阿珠高高興興地陪著娘親好嗎?娘親想到了下面,也能記住阿珠的笑。等娘親走了,你帶著娘親一起回陳家。”
阿珠忍著淚,笑著點頭。
穆氏無奈地長嘆一口氣,這才是她的女兒,和她一樣傲氣,只是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
“阿珠,還記得娘親以前和你講過的陳家的事嗎?跟娘說說。”去了宅門里,不能兩眼一抹黑。
阿珠點點頭,然后道:“陳家有幾百年的歷史,祖上是江南富商,五世為臣,曾一門三進士,也曾官至宰相,是大魏朝五世家之首。陳家女子都是大家閨秀,不是入宮為妃,就是為官家婦。”阿珠說著說著也平靜下來,“現在陳家當家的二夫人是周家嫡女,周家亦是五大世家之一,其夫君陳廷遠的生母是陳太夫人的庶妹,陳太夫人因生一子后不再有所出,才將庶妹納進自己家里。自……自……父親陳廷和去世后,陳太夫人就不再管陳家的事。陳二夫人生有二子二女,長子夭折……”阿珠說的好似不是自家的事,穆氏聽著也覺得這個陳家好似陌生了很多。
周氏就是認為自己害死了她的兒子,才下了毒手。
阿珠說完又哭了一場,哭累了,穆氏就哄著她睡覺了,自己卻是睜著眼看著房頂。
六年前,她終于生下一個兒子,可惜是個……怪物……一個長著尾巴的孩子,還是個死胎。
穆氏的眼角滑下淚珠,那個時候陳廷和已經過世半年,周氏幾乎將后院把持住,若不是太夫人與她娘家出面,說不得她現在就是一抔黃土了,哪里能在這尼姑庵里“養身子”“立志守節”,可憐阿珠那時候才六歲……但是不將阿珠帶過來,她不放心,當時周氏已經殺紅眼了……
穆氏看著阿珠的小臉,阿珠從小就很聰明,從陳家到尼姑庵,從千金小姐到鄉間姑娘,阿珠從來沒有叫過苦,反而很喜歡這鄉間野趣,了清師太見她有悟性,收她為徒,教她論辯。
若是阿珠從小就長在陳家,定能名滿江南。
穆氏笑了一下,自己怎么又犯傻了,阿珠自己高興就好,名聲有時也是個累贅,她只希望阿珠能夠平安康樂。

深閨記事(全二冊) 相關資料

深閨里飛出朵金鳳凰。深宅大院里,每日里爭得斗破血流,到底有何意義,母親教她煉就從容不迫的肚量,時光教會她豁達闊朗的秉性。進入陳府大院中,她也未見絲毫的膽怯,如若說她見著祖母是怕了,恐怕更像是期盼,對親情的期盼。年幼失父,九歲喪母,令她對親情難免的多了幾分渴盼,好在,她是個豁達的人,面對下人再從容不過的,只要她調整過來,她便是金剛銅鼓,誰人又傷得了她?不在乎,便不會受傷。(云小笙)
什么是好女人?能進你夢里的就是好女人,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女人。掌珠就是這樣走進姜鐸心里的,不經意的一次偶遇,不經意的一個笑容,緣分就這樣開始了,命運是一切人間戲劇成熟,具匠心的設計師,有些東西就是這樣命中注定的。(七娘)
從文筆,到人物刻畫細致,內心情感豐富,將人自動帶入小說中。掌珠幼年喪父喪母,萬事靠自己,智斗嬸娘及堂妹,為自己的婚事打算,如玉公子,風度翩翩,年紀也相仿,可惜因為外在的原因,不能在一起。在嬸娘的精心安排下,掌珠遇到了男主,日久生情,可見好的愛情,是陪伴,是相濡以沫的走完這一輩子。多少人懂的“平平淡淡才是真”的道理,可惜,大宅院里的后院永遠不會這樣的沒有波瀾……(浮世之繪123)
世事險惡,欣賞女主面對艱難處境,明知人性復雜無枝可依,仍能保有瑩潔如瓷的品性。所有沒能將她打垮的挫折,都會成為她脫胎換骨,從泥胚中升華的養料。愿文中的掌珠,能守住自己的幸福,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花千辭)
阿珠和她母親一樣驕傲。那種驕傲不是盛氣凌人、頤指氣使,是看破一切的一抹嘴角冷笑,但是她卻又那樣令人心疼。母親葬禮被人看輕、玉珠的背叛都是一把把刀直切胸口。玉珠是二夫人手里的一棋子,正所謂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玉珠都是貪心惹的禍。深宅之中,沒有能力不如選擇沉默。(傲嬌的暖暖)
何為紅顏,誰能識珠?阿珠沉穩、冷靜、淡然,似是能看透人的心。無論怎樣的境地,總能保持著本心。有的路看似好走,卻不是自己想走的,阿珠就是這樣一個知道自己要走什么路的人。縱使前面滿是荊棘,她也要走下去,而且是淡然的走下去。誰能看清蚌中珠?看清沙下的美好?誰能在這紛繁的世事中找到自己想要的,惟愿歲月靜好現世安穩……(貓某某)

深閨記事(全二冊) 作者簡介

源水漾,本名查琳,河北唐山人,磨鐵中文網作者。
一個固執的金牛女,喜歡各種含肉類美食,喜歡萌寵,愿天下狗狗都幸福,也是一名古風愛好者,一直希望能在作品中展現一個正確、純凈的古代風貌。
著有《一代商后》《深閨記事》《大清九福晉》等文。

商品評論(2條)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
幸运武林基本走势图 足球场草 重庆时时彩彩官方开奖 广东时时11选五停止 五星定位胆稳赚技巧公式分享 手机游戏 美篇怎赚钱 麻将二八杠玩法 必赢客北京pk拾登陆器 有通比牛牛的游戏中心 秒速时时冠金定胆 网上赌百家樂龙虎有假吗 麻将二八杠如何作弊 极速赛车pk10技巧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视频 重庆时时彩后一稳赚 网赌快3有稳赚的方法吗